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宋煦_ 第两百一十三章 着急了

时间:2021-01-13 15:5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官笙小说宋煦 第两百一十三章 着急了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赵煦看着朱太妃迷惘的神色,心里忽然有些心疼她。

    朱太妃没有所觉,感慨了一阵,忽然笑起来,拉着赵煦不放走,要亲自给赵煦做饭。

    她为赵煦刚才给她面子而感到高兴,其实她说的时候,心里十分忐忑,担心赵煦不答应。

    赵煦微笑着,他哪里不知道,那个时候他拒绝,朱太妃恐怕会伤透心。

    没有多久,老太太等已经出了宫门,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马车里,魏王妃还是不解,道:“母亲,就这样走了吗?”

    老太太看了她一眼,没有了在宫里的回忆与茫然色,脸角清朗一笑,道:“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魏王妃抿了抿嘴,心里有些腹诽,你秦家是没事了,可魏王府没有啊。

    老太太自然是了解女儿的,又笑了声,道:“我刚才之所以急着走,是因为官家快忍不住了。他不动声色的忍了半个多时辰,这一点上,有仁宗之风。”

    魏王妃还是不解,睁着眼看着老太太。

    老太太摇了摇头,道:“官家一直想如厕,但因为我与太妃一直在说话,所以一直强忍着。他完全可以去的,但他忍了半个时辰,说明他很孝顺,不忍打断太妃。这样孝顺的人,不会太心狠,放心吧,你们魏王府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魏王妃不管那些弯弯绕绕,听到魏王府没事就大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在这点上,她一直很信服她母亲。

    赵煦在庆寿殿陪着朱太妃吃饭,又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才离开,漫步走向福宁殿,忽然道:“陈皮,魏王府也被牵累了吗?”

    魏王府孤儿寡母,按理说不应该牵扯进去。

    而且,这是王府,即便有牵扯,不应该先给他打个招呼吗?

    陈皮小心的跟在后面,道:“是。小人刚才查过了,有不少人弹劾魏王,翻出了一些旧事。”

    赵煦神色不动,道:“朕听说,抓的人是越来越多,还在不断扩大?高,司马,吕公著,富弼等家族,都有波及?”

    陈皮小心谨慎的在内心组织着措辞,道:“小人听说也是。”

    赵煦慢慢走着,看向垂拱殿方向,若有思忖的了一会儿,道:“你抽出了奏本与案卷,章相公说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陈皮越发小心,道:“章相公说,法度不可因人而废。”

    赵煦眉头挑了挑,站在原地,静静的看着垂拱殿方向,仿佛能看到青瓦房一样。

    陈皮不敢说话,现在的朝局十分微妙,政事堂六部的关系,政事堂内部的关系,政事堂几位相公与官家的关系,哪怕是他也看不清。

    赵煦静静看了半晌,瞥了陈皮一眼,道:“那你怎么抽出来的?”

    陈皮躬着身,不假思索的道:“原本也不多,那秦尚书应该也是变法派,所以没有什么案卷,魏王府弹劾的最多,小人让沈舍人去抽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中书舍人,沈琦,统管奏本的出入以及保管、分配,归纳。

    赵煦微微点头,心里一动,道:“陈皮,你对章相公怎么看?”

    陈皮心头一跳,连忙躬身,道:“小人与章相公没见过几次,所以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赵煦抱手在腹前,目光依旧看着政事堂方向。

    他对章惇一向是有所压制,就是担心章惇的势力太过庞大,一旦让章惇全面复起新法,那局面即便赵煦都驾驭不了,可能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章惇是携愤而归,对‘旧党’的打击就没有手软过,在帮着赵煦处理完朝廷的‘旧党’的同时,他还想更进一步,已经不止一次的用司马光,甚至高太后来试探赵煦的态度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‘法度不因人而废’,到底是依律而言,还是有所试探呢?

    赵煦有些头疼,朝臣们一个个各有心思,私心、公心夹杂在朝政中,着实难以分不清楚。

    赵煦摇了摇头迈步向前走,自语般道:“自古以来,皇帝都自称寡人,不无道理……”

    陈皮越发心惊胆战,大气不敢喘。

    朝廷里弹劾章惇、蔡卞的奏本从来没有停过,‘新党’看似独大朝廷,但弹劾,反对声遍布朝野,有时若惊涛拍岸!若不是官家一力护着,换做神宗朝,怕是早就被罢了。

    赵煦回到福宁殿的时候,赵佶,赵似,赵幼娥三个小家伙玩的正开心,看到赵煦来了,也只是打了招呼就继续耍。

    赵煦只当给他们放假,回到书房。

    赵煦坐下后,就拿过一本厚厚的‘书籍’,书页上写着:方田均税法,五个大字。

    这个‘方田均税法’,主要是清丈田亩,登记人口,核定税赋。

    王安石当年阻力太大,神宗皇帝犹犹豫豫,哪怕推行下去,也是一种妥协的结果,但依旧有着极其好的效果。查出了大量藏匿的土地,人口,缓和了一些土地矛盾,增加朝廷赋税。

    但不够彻底,并且元祐初,被司马光全数废除了,没有得到贯彻,反而使得‘旧党’恼羞成怒,报复性的做出了更多的事。所以,失败的‘方田均税法’不止没有完成目的,并且进一步加重了土地矛盾,成了‘恶法’!

    这个是新编的,是赵煦命政事堂与六部共议后的结果,但里面依旧有很多东西令赵煦不满意,比如里面的惩戒简直没有,对各地的责任没有明确,没有足够强力的验核,后续也没有巩固的政策配套。

    以赵煦的眼光,这‘方田均税法’虽然吸取了一部分熙宁年间的教训,还是远远不够的,至少‘彻底’、‘全面’四字没有体现出来。

    赵煦足足看了一个时辰才算看完,倒了杯茶,拿着茶杯,眉头不自禁的皱起。

    他发现了一件事,哪怕‘新党’笃定变法,在很多事情还是没有出圈,本质上都是宋朝的士大夫,既得利益阶层。

    区别在于,‘新党’有一定的取舍,在国家与自身之间在寻找新的平衡。

    ‘旧党’则是顽固的坚守自身的利益,不肯退让半点。

    “还不够。”

    赵煦拨弄着茶水,轻声自语。

    ‘新党’的变法,虽然有一定的成效,但对于赵煦来说,是远远不够的。‘新党’看到的是十年,二十年,但赵煦要看五十年,甚至更远!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宋朝有着非常好的基础,不做的彻底一点,简直太过可惜!

    赵煦喝了口茶,看着这道新‘方田均税法’,准备对它进行修改。

    “官家,舍人房有三道奏本送过来。”门外响起敲门声,陈皮的声音随后跟进来。

    赵煦嗯了一声,道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陈皮将三道奏本从盘子里拿出来,递给赵煦。

    赵煦看了眼上面的封条,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有封条,说明只有舍人房看过,政事堂还没去。

    陈皮拿着盘子,悄步退出去。

    赵煦撕开封条,看向第一道,这是原三司副使的弹劾奏本,其中详细罗列了进来被罢职的朝臣,言称:‘罪或有实,然多与惇怨’,‘士人重名、官则守节,名节皆失,人立何处’,‘今惇行若奸佞,状若逆贼,古之未有’。

    这道奏本,大部分是抨击章惇肆无忌惮罢黜官员,打击异己,培植私人的。

    与当年弹劾王安石别无二致。

    赵煦放到一边,拿起第二本。

    这是元丰年间宰执蔡确的奏本,这道奏本里没有攻击任何人,而是对时事进行了点评,全部都集中在章惇身上,最终语气平和的认为章惇‘行事过激,章法无度,操之急切,徒劳无功’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貌似的理智派,在貌似客观的分析朝局。

    赵煦对蔡确回归朝廷心思很是了然,面色如常的放到一边,拿起最后一道,这是当朝宰相苏颂的。

    赵煦眼神微动,认真看去。

    苏颂在政事堂被架空,除非有什么事情非要他出面不可,否则都在政事堂喝茶,写书以及研究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。

    现在,他突然上了一道奏本,赵煦本能的有所警惕。

    苏颂这道奏本,倒是没有像前面两人一样,而是在‘展望未来’,拿出了很多例子,指出‘新旧反复,弊大于利’,并且‘一党盈朝,尾大不掉’。

    赵煦看完,面色沉吟。

    他将三道奏本放在一起,目光平静,心里是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不多久,他轻轻一笑,自语的道:“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三道奏本被放入抽屉,全数留中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