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偷偷藏不住_ 61 藏不住

时间:2021-01-13 17:0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竹已小说偷偷藏不住 61 藏不住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要怎么解释比较合适。

    要是他朋友圈发的很频繁, 桑稚还能以“刷屏”为理由。

    但他之前根本一条都没发过。

    场面定格几秒。

    桑稚绞尽脑汁地想着理由,默默收回视线,也表现出一副茫然的样子, 点开资料设置瞅了眼:“哦, 我点错了。”

    段嘉许仍看着她,神情带了几分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是打算点,不让你看我的朋友圈的。”桑稚硬着头皮解释,“没看清楚, 就点成屏蔽你的朋友圈了。”

    段嘉许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什么理由?

    “就是, 你懂吧。”桑稚说,“有些朋友圈的内容,不太好让家长看到……我又懒得总分组屏蔽,干脆就直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说别的, ”段嘉许打断她的话, 抓住其中的两个字,“家长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桑稚极为费劲地扯着理由:“那你看到了不就等于我哥看到了, 我哥看到了转头就告诉我爸妈了, 我得从根源切断嘛。而且我这都好久之前屏蔽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没屏蔽,我也没见你发什么, 不好让家长看到的——”段嘉许的指尖在她的手机屏幕上轻点,“东西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桑稚伸手取消掉屏蔽, “我都删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一提, ”段嘉许吊儿郎当道,“小姑娘, 你的朋友圈怎么什么玩意儿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暗示意味十足。

    桑稚确实没有发朋友圈的习惯,偶尔发了一条,没多久也会删掉,所以点进去就是空白一片。她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刚刚也是随口一提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好像确实有种藏藏掖掖的感觉。

    桑稚小心翼翼地说:“那我现在发一条?”

    听到桑稚的语气,段嘉许也知道她今天的情绪不佳。她确实不太在意这些事情,漫不经心道:“不用,跟你闹着玩呢。”

    桑稚翻相册的举动停住,沉默着点头。

    过了好半晌。

    桑稚没忍住问:“你不介意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没在朋友圈提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故意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故意的也无所谓,”段嘉许牵着她进了一家店,语气松散道,“就算你不说,觉得我极为见不得人,所以想瞒着所有人——”

    桑稚反驳:“我哪有说你见不得人。”

    像是没听到她的话。

    段嘉许侧头看她,眼眸璀璨,笑着把话说完。

    “你也还是我家的。”-

    只工作了一天,桑稚就觉得腰酸背疼。回到宿舍,她洗漱完后,端了个盆泡脚,之后什么都不想再做,直接躺到床上。

    还没到桑稚睡觉的时间,但她就已经被睡意笼罩。

    桑稚勉强睁着眼,回复着段嘉许的微信。她退开,注意到家里的群有了新消息,分别是桑荣和黎萍,都发了个红包,庆祝她找到了实习。

    见状,桑稚的心情又好了不少。她先发了个“抱住”的表情,随后一个一个地点开,发现都已经被桑延领了。

    桑稚耷拉着的眼皮瞬间抬起,当做是他误领了,输了个问号提醒:【?】

    桑延没回复。

    桑稚等了好一会儿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发现桑延依然没回复。

    反倒是桑荣为了哄她,昨晚又发了两个红包出来。过了几分钟后,他还发了句:【臭小子,整天除了欺负你妹还会干什么?】

    桑延仍然一句话没说。

    桑稚睡眼惺忪,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。她伸手点开,发现这两个红包仍然被桑延领了。

    加起来,整整八百块大洋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行。

    行!!!!!

    别说冷战。

    桑稚现在还想跟他断绝关系,老死不相往来-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施晓雨对桑稚依然是同样的态度。

    桑稚不管做什么都会被骂。

    比如,施晓雨让桑稚去装杯水。

    桑稚第一次装常温的被骂了,第二次先问了句“您要热的还是冷的”,她反倒回了句“这还要问的吗”。然后桑稚按照她上次的要求,倒了杯温的,依然被骂。

    再比如,按照施晓雨的要求,找的素材,画出来的稿子,她总能找到挑刺的地方。

    桑稚修改了好几次,被她接连骂了好几次,到最后她才用着极为勉强的语气,说了句“算了就这样吧”。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仍旧是不满意的姿态。

    偶尔跟宁薇聊天,也听她提起了几句,找的实习有些不合意,但依然坚持着工作。

    桑稚也不想就这么半途而废。

    她的生活变得比上课的时候还要规律。

    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加班,再然后就是回宿舍睡觉,别的任何事情都不想干。

    有时候脾气上来了,桑稚琢磨着合同还没签,要不然就直接不干了。又觉得被虐待了这么多天,现在就撂担子走人,一分钱都拿不到格外吃亏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,就到了周五。

    桑稚中午跟同事一块叫了外卖,吃完之后,她收拾了一番,把盒子拿出去扔。走到楼梯间的时候,恰好看到施晓雨靠在窗边打电话。

    她的声线偏柔,说话也缓,跟在桑稚面前完全不同:“我咋觉得这小姑娘跟你说的不太一样啊?还挺听话的,被我这么刁难也没怨言,我也没见她跟公司的男同事说过什么话……诶,我都不好意思这么欺负她了。”

    桑稚顿了下,沉默着把垃圾扔掉。

    施晓雨没注意到她,仍在跟电话那头的人聊天:“说的也是,不过按你这么说的话,这男的也很渣啊,你换个呗。”

    她没再继续听,转头回了公司。

    桑稚到厕所洗了手,想着施晓雨的话。

    看来,这些天来的针对和谩骂,都是带了私人情绪的。

    但她真不认识施晓雨啊。

    难不成是惹到了哪个同学,然后施晓雨是那个同学的姐姐?

    不管怎样,如果是工作上的问题,桑稚觉得自己还能忍。但现在已经明确,对方就是刻意地在针对她,她就一丝一毫都不想再忍受了。

    桑稚回到自己的位置,打算午休。

    施晓雨也已经回来了,此时拿上位置上的毯子,打算去沙发那边睡一会儿。公司里只有一张沙发,也向来是她在用。

    看到桑稚趴到了桌上,她的脚步一停:“谁让你睡了?”

    桑稚侧头:“还没到上班时间。”

    施晓雨:“让你找的素材找好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桑稚盯着她,平静道,“但现在不是上班时间。”

    头一回听到桑稚回击,施晓雨还有些不适应,她皱着眉,手掌在桌面重重拍了下,恼火道:“你先找完,我赶着用。”

    桑稚:“哦。”

    施晓雨的表情缓和了些:“快点啊。”

    桑稚又补了句:“不找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施晓雨说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要真着急,你可以自己不午睡,现在去找。”桑稚的脾气向来不好,此时还是按捺着火气说的话,“不然,这加班费,你给我出?”-

    因为桑稚的态度,之后施晓雨的行为明显要更恶劣了。

    觉得合理的,桑稚还会忍着。觉得施晓雨是没事找事的,她也会面无表情又礼貌地回应几句。中途施晓雨去上厕所的时候,万哲和何朋兴忍不住过来跟她搭话。

    万哲:“你今天吃炸.药了?”

    何朋兴:“牛逼啊,你不怕她之后更加针对你啊?”

    桑稚翻着文件,无波无澜道:“忍着照样被骂,我还不如给她找点不痛快。”

    何朋兴:“好。”

    万哲:“干得好。”

    何朋兴:“但我不敢。”

    万哲:“我也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为了新来的三个同事,老板张辉决定组织个聚餐,当是迎新party。所以今天的下班时间格外准时,施晓雨想刻意给桑稚找点事情做,也没找到理由。

    聚餐的地点在附近的一家自助餐厅。

    在张辉面前,而且还是下班时间,施晓雨也没太放肆,没再刁难桑稚。

    这一场结束,一行人决定到附近的ktv放松一下。

    桑稚不太想去,但见其他人都去,她也不好意思提出要走。想着过去呆一个小时,就找个宿舍门禁或者别的什么理由,先一步离开。

    路上,桑稚听到施晓雨在跟张辉说:“辉哥,我朋友打算来找我,让她一起来,行不?”

    张辉笑呵呵的:“可以啊,人多热闹。”

    桑稚没把这太当回事儿,走在后边,沉默地在微信上跟段嘉许说自己接下来要去的地方。

    没多久,桑稚见到了施晓雨口中的朋友。

    是许久未见的姜颖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桑稚也突然想起了一开始为什么会觉得施晓雨眼熟。她的脸渐渐跟在火锅店的时候,拦着姜颖疯狂举动的那个女人重合上。

    桑稚坐在ktv的角落,情绪很淡,盯着笑着跟所有人打招呼的姜颖。

    两人目光撞上的时候,姜颖的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桑稚也装模作样地露出个笑脸。

    其他人唱歌玩骰子喝酒,桑稚只跟着玩了一会儿,就回到角落坐下。不知不觉,姜颖就坐到了她的旁边。

    她看上去很正常,脸上带着亲近的笑容,温和道:“听说你才大一?”

    桑稚装没听见,不吭声。

    姜颖:“这么小就出来工作了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跟个什么都没有的男人在一块,开心不?”

    “阿姨,”桑稚啃着面前的花生米,“我要真缺钱呢,我去找份家教,或者是出去外面打个暑假工,都比在这公司实习来钱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别的意思,你要就想说这个,我先提醒你一下。”桑稚抬头,笑眼弯起,“不然你说的累,我听着也烦。”

    姜颖脸上的笑容敛住,定定地看着她,突然往嘴里灌了好几口酒。也许是因为周围在场的人多,她也没做出多激烈的举动。

    桑稚低头看了眼时间。

    姜颖:“你父母能同意你跟他在一块?”

    桑稚没应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他真喜欢你?小姑娘,认真跟你说一句,这个男人,特别缺爱。”姜颖轻声道,“你对他是不是挺好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任何一个人,只要对他好一点,他都能把这种感觉误以为是爱情。”姜颖说,“我看你确实爱他爱的死去活来的,但你如果跟他提分手,你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不?”

    桑稚低头玩手机,一声也不吭。

    姜颖用指尖轻轻戳了下她的手臂:“他会觉得,没关系,你能找到更好的就好。”

    她的心脏像是被扎了根刺,唇角用力地抿了下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,”姜颖慢慢地说着,“你这样的人,他能找出千百个。”

    桑稚这才开了口,轻声道:“你来找我说这些话,有意思?”

    “被我戳到痛点了啊?抱歉哈。”姜颖嘴里的酒气格外浓郁,有些难闻,“我就是看不惯他,好心提醒你。你说我没事儿针对他干什么,因为他爸开车,把我爸,撞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姜颖一愣,突然大笑起来,全身都在抖:“这事儿,他告诉你了啊?他还好意思说啊?——可真够厚脸皮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5012年了,”桑稚语气无波无澜,“一千年前连坐制就废除了,阿姨。”

    沉默好半晌。

    姜颖僵硬地扯起嘴角,凉凉道:“那我找谁怨?如果是你家人出了这样的事情,你觉得你不会变成我这样?”

    “段嘉许的爸爸犯了罪,”桑稚说,“所以法院判了刑,他会因自己所犯下的罪——”

    姜颖猛地打断她的话,冷笑:“得到惩罚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爸本来能活。段志诚那个畜生,撞了人之后逃逸,”姜颖咬着牙,一字一顿地说,“怕坐牢,怕受到别人的指指点点,跳楼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“你说,他受到了什么惩罚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事情桑稚也是第一次听说。

    先前听段嘉许说,他爸爸成了植物人,她也以为是因为那场车祸,造成的双方影响。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桑稚抬睫与她对视,语气轻轻的:“那段嘉许,不也是受害者吗?”-

    桑稚找了个理由离开,姜颖没跟着出来。她的心里憋得慌,一时也不想回学校,到附近买了份章鱼小丸子吃。

    没多久,她收到段嘉许的微信:【在哪,我过来接你。】

    桑稚给他发了个定位。

    这儿是个小广场,还算热闹。

    有一群人在不远处玩轮滑和滑板,桑稚坐在旁边的小石阶上,把章鱼小丸子吃完。她把盒子放在一旁,闷闷地打了个嗝。

    她想着姜颖的话,莫名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开始回想着这段时间跟段嘉许的相处。

    他是对她很好的。

    什么都迁就着她。

    她想做什么都陪着去做。

    她不愿意的事情,他也不会强迫。

    他对她很好。

    这样还不算很喜欢吗?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但从第一天在一起的时候,桑稚就很清楚。

    他们的喜欢,应该是不对等的。

    他是一时兴起也好,是日久生情也好。

    只要他有一点点喜欢她,好像也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桑稚忽地站了起来,盯着别人嬉嬉笑笑地玩着滑板。

    注意到远处有个男生牵着女生的手,小心翼翼地扶着她,像是怕她摔了,然后猛地被她亲了一下,表情愣住,面红耳赤地松开手。

    结果两人一起摔了,却都在笑。

    桑稚莫名也跟着笑。

    她又看了好一会儿,段嘉许才给她发了个微信,跟她说到了。桑稚给他回复着消息,问着他具体位置,没多久就看到了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桑稚把手里的盒子扔掉,站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段嘉许上下观察着她:“喝酒了吗?”

    桑稚摇了摇头,抬眼看他,突然问:“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不?”

    段嘉许眉眼一挑:“问。”

    桑稚:“你为什么喜欢我?”

    闻言,段嘉许愣了,好笑道:“这还有什么原因?”

    桑稚顿了下,轻轻地哦了声: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怎么。”桑稚低下眼,忽地松开他的手,翻着自己的包,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,“这个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之前办的卡,里面有一千多块钱。”桑稚慢慢道,“我上学期参加的那个比赛,我们组拿奖了,然后把奖品卖掉,分了钱。我还做了几份家教,不过有点少,加起来没多少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奖学金不知道能不能拿到,如果拿到了就转进去。这个工作如果我能坚持做下去,应该也有两千块钱,”桑稚说,“到时候也会转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段嘉许有点反应不过来,喉结上下滑动着:“为什么给我这个?”

    “就想告诉你,”桑稚鼻尖一酸,轻声说,“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。”

    所以你不用找别人对你好。

    我能永远,毫无保留地对你好。

    段嘉许歪着头,低下眼看她:“这是要包养我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怎么说的这么委屈?”

    段嘉许从口袋里把自己的钱包拿出来,放在她的手心里:“拿这些钱,给自己买漂亮的裙子穿。”

    而后,段嘉许接过她手里的卡:“这个,就用来包养哥哥。”

    桑稚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“这钱给的还不少,所以,”段嘉许的心情似乎不错,伸手捏了捏她的耳垂,往她耳边吹了口气,“老板,你想干什么都行。”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