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冒牌大英雄_ 第八卷 第三十四章 突围!

时间:2021-01-13 23:5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七十二编小说冒牌大英雄 第八卷 第三十四章 突围!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裴立同站在山头,举着微型远视仪,向山下看去。

    温泉镇,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山区中的小镇,以沧浪星水质最好的温泉著名。多年前,这里是一个矿区,原本在矿产枯竭之后,小镇也应该和大多数类似的聚居区一样,慢慢被荒废掉。可是,地底深处发现的温泉和沧浪星曰益增加的人口,让这个小镇,继续了以前的繁荣。

    温泉镇,是一个被水包围的古镇。四周山区几条小溪流和一条蜿蜒流进卡拉奇河的支流,将这个平面看起来像是一颗心脏般的小镇,包裹在中央。河水在镇外,就被约束着,流进小镇用青石垒就的沟渠,数不清的石桥,横跨沟渠上,让小镇充满了一种古典韵味。

    如果是和平时期,初冬时节,这里应该挤满了来旅游度假的游客。那一排排掩映于绿荫中的别墅,那一家家服务周到的酒店,还有遍布小镇四周的温泉馆,都应该人满为患。可是现在,整个镇子,已经变成了一个军事堡垒,静悄悄的,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微型远视仪,在电子干扰中不断地扭曲着。启动光学模式,远视仪不过就是一个原始的望远镜,只能以固定的角度狭小的视野进行观察,根本无法窥探小镇内部的虚实。不过,眼前所看到的,已经足够让裴立同心里发凉。

    杰彭人,显然没有打算隐藏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的防线,自小镇外围就开始布置,镇口最高的一栋九层高楼,被变成了火力点,四周沿河而建的房屋,都被被一条条壕沟围得如同铁桶一般。防步兵冲击的隔离网,用速凝水泥和组合式金属防弹墙修建的堡垒,一片一片地延绵开去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隐约可见的,还有阵地后方,那一排排废墟般的房屋,房屋中,那往来奔走的机甲和士兵,还有一南一北被严密保护的两座能量供应塔,一个基座式电子干扰塔,甚至在两处营地的外墙上,还有大型能量护罩发生器。

    这样周密的布置,别说这里驻扎着杰彭的两个整编装甲团,就算只有一个步兵团,想要冲过去,也需要付出极其高昂的代价。

    “裴将军,”巴尔默焦虑地看了看时间:“我们隐藏不了多长时间,电子系统的欺骗模式,已经用到了极致,敌人已经开始警觉了,派出的巡逻机甲和侦察兵,也扩大了巡游范围。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裴立同也下意识地看了看时间,又和一直沉默不语的老元帅李存信对视一眼,心下都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部队离开415高地后,一路急行,总算是赶在预定时间和巴尔默的前军汇合。现在,十三装甲师和五十一步兵师所有的主力,都已经集结在这里,就等着一鼓作气突围而出。

    温泉镇西北,是广阔天地,温泉镇东南,则是狭窄囚笼。这两万人,如果继续困在这里,要不了十个小时,就将全军覆没。到这个时候,所有的顾虑都要被抛开,只能向前。

    可是,正面终究是整整两个装甲团,又有阵地的保护,而自己这一方,全部拼凑起来,也只有一个多装甲团。其中许多,还是普通的轻型机甲!这种用于地方守备部队维护治安的机甲,姓能极差。大部分都是部队淘汰的五代六代机甲,不但没有近身格斗能力,甚至连能量炮的威力也极小。遇见杰彭的八代富山,简直就是一炮死。

    勒雷的那位田少将和他麾下九位战神级的机士在这里的话,这一仗把握至少会增加一倍,可偏偏,这位田少将铁了心要留在后面驻守415高地。由于发动攻击之前,都必须保持通讯静默,依靠电子机甲的电子干扰和伪装系统欺骗对手。所以,尽管此刻心急如焚,也无法和田行健取得联系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谁也不知道只有一个营的415高地,现在究竟怎么样了。万一阵地被敌人强行突破,万一那位田少将溃败跑路,在这里每耽搁一分钟,危险都将成倍的增加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,按照作战计划,这时候应该发动进攻了。

    “希望不能全放在别人身上!”最终还是老元帅李存信下了决心,他容色如铁,大手一挥:“打!这两万人,能出去五分之一,就是胜利!”

    决心一旦下定,早已经完成了准备工作的部队,立刻开始了行动。

    突围的机会,只有一次。想要用一个装甲团攻击两个装甲团把守的阵地,并将其歼灭占领后再让主力从容突围是不可能的。现在唯一的办法,就是装甲团开路,一次攻击,务求凿穿对方的防线,并向两翼扩散,形成一个通道。主力紧随其后,在通道形成的一瞬间,就投入进去,以强攻巩固占领区,能突围多少算多少!

    如果凿不穿防线……那就在这里撞死吧!

    无法使用通讯系统,命令只能被一辆辆奔跑的机甲下达到各作战单位。

    温泉镇以东方圆数平方公里的山区,林木茂盛。参天大树鳞次栉比,直冲云霄。巨大的树冠,如同一把把大伞,遮蔽了天空。两万多隐藏在丛林中的查克纳战士,在得到命令之后,迅速行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阳光从林叶间洒落,潮湿的空气中弥漫着枯叶腐烂的味道。一个个连,一个个排,排列成整齐的队伍,一边检查装备,清点人数,一边听自己的长官仔细地讲解着作战要求。

    每一个小团体都保持着静默,丛林中相隔数十米,就是一群列队的查克纳士兵,这样的队伍一直远远延伸到远方。最远的,甚至是在另一个山头。虽然战斗还没有开始,还听不到枪炮声。可是,大战即将来临的紧张,依然不由自主地让战士们感到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明白,自己只有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在前方攻击开始之后,部队将按预定番号迅速前移,而在装甲团打开一个缺口的时候,主力就必须紧紧跟上,支援装甲团向两翼扩展。而一旦敌人反扑回来,或者主力无法击穿防线,那么,等待这支队伍的,就是地狱。整个温泉镇以东的战场,将成为两万查克纳战士的坟地!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。战士们看着一辆辆机甲在丛林中来回奔走,看着后方的维修机甲,运输机甲向前方移动,看着一队接一队的战友在急促的口令声中从自己面前经过,奔赴前沿出击阵地。

    当几只鸟,忽然从林中惊飞,头盔两侧的耳机中,传来通讯频道开通时的滋滋声时,战士们知道,电子机甲,已经全力发动。

    一声炮响,从山的那一头传来。随即,无数的炮声响成一片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山谷盆地,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大野隼人注视着被两侧高耸入云的山脉掩映其中的415高地所在的方位怔怔地出神。军官们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,连口大气也不敢出。

    基地外,一辆辆机甲来回奔走,收拾着战后散落的残骸。工程兵在紧张地修补着残破的基地,医护兵则跟在流水般的担架旁忙碌。

    部队的士气,已经在一战之后低落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172师的几个营固然是一盘散沙,59师也好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士兵们的心思,已经活动了起来。原本应该只有战斗念头的大脑,已经被各种各样的想法所占据。

    隼营全体出动,却被十辆机甲砍瓜切菜般杀了个丢盔卸甲的事实,让所有人都不能接受。私下的议论,各种各样的猜测流言,如同一股暗流。虽然看不见,却波涛汹涌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在互相影响,即便军官极力约束,即便已经下令严禁议论抱怨,可眼前破烂的基地,那如临大敌般在基地外围游走的机甲部队,还有遍布基地外的残骸,挤满了战地医院的伤兵,都在提醒着这些士兵刚刚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不需要什么语言交流,只要在沉默中互视一眼,士兵们就能从彼此的眼中,看到恐慌,震惊和沮丧。

    那个勒雷少将临走前的话,就如同一块大石头,悬浮在所有人的头上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,那十辆死神般的机甲,会在什么时候再度发动袭击。大家只知道,想要在短时间内,攻陷查克纳人重兵把守的415高地,已经是痴人说梦。不说172师在这里铩羽而归,不说那易守难攻的地形,单是那十辆机甲的阴影,就足以让人望而却步。

    在平地上,在三千辆机甲的围攻中,他们都能击杀大半个隼营,从容遁去。那要冲击那陡峭而狭窄的415高地,需要多少杰彭机士的命去填?!

    这些身经百战的杰彭战士,第一次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。

    这种恐惧的组成成份很复杂。一方面是对那十辆机甲随时可能发动袭击的担忧。俗话说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。那种被一只隐藏在丛林中的猛兽死死盯住的感觉,让人毛骨悚然。而另一方面,这种恐惧更多的是来自于一种茫然失措。

    战争爆发以来,这两个师的战士也打过不少硬仗。对于他们来说,这场战争的战斗模式原本是再熟悉不过了。即便这两年,机甲因为能量防护罩和机甲敏捷越来越高,远程攻击没落近身作战兴起,也没有让他们有任何不适应。

    早在多年前,这种趋势就已经被帝[***]部确认。一直以来,新型机甲的研发和近身格斗作战的训练就亦步亦趋,没有丝毫松懈。十代【机暴】,是杰彭在近身格斗机甲的划时代产品,而在格斗技巧方面,军部也请了不少高手,并专门重新修订了机甲艹控守则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大家对自己的机甲和作战方式,充满了信心。他们熟悉自己掌握的一切。无论的远程火力打击还是近身格斗,无论是电子干扰压制还是阵型的交替掩护,他们都烂熟于心。而他们之前遇见的对手,使用的,也是同样的作战方式。

    可是,刚刚的那一仗,却彻底颠覆了大家对战争的认知。

    那十道白色身影在机甲群中所向披靡的景象,现在想起来,就如同一个噩梦。四百余辆十代机暴,最精锐的杰彭机士,只要被他们一靠近,就如同砍瓜切菜般剁翻在地。

    什么上步冲拳,什么跳跃穿行,什么半旋身侧踢,什么丁字格挡……自己原本熟悉的作战方式,在那些机甲拉出的一道道幻影面前,在他们的小盘回旋面前,在他们的匪夷所思的步伐和长江大河般绵绵不绝的招式面前,毫无用处!

    还有他们的机甲!

    只要一想起这些机甲恐怖的速度,力量,一想起这些机甲那如同深海一般仿佛永远也填不满的能量护罩,所有人就是一阵心悸。

    十代机暴,在这些机甲面前,简直就是一堆破烂!那是绝对的以“代”为单位的差距!

    这样的机甲,斐盟又多少?这样的机甲战士,斐盟又有多少?以后,再遭遇这样的机士,自己难道就只是被屠杀的对象?未来的战争,该何去何从,最终的胜利者行列里,还有杰彭的位置么?种种疑问,就如同乌云一般压在心头。

    “将军……”一名杰彭参谋走到大野隼人身后,躬身道:“对方的电子攻击强度,又加强了。”

    “第几次了?”

    大野隼人面无表情地回过身,看着表情局促地参谋,一双深褐色的眼珠,如同一只荒原上的孤狼,麻木,凶恶,看不出任何属于人类的感情。

    “第六次,将军。”参谋使劲地咽下一口口水,喉结上下滚动。

    因为基地的基座式电子干扰塔被摧毁,现在,电子优势在查克纳人的手中。每一次电子攻击强度增加,就意味着一次慌乱的戒备。整个基地,已经被弄得风声鹤唳,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次猫抓老鼠的游戏……”大野隼人半闭着眼睛:“原本我们是猫,可现在,我们却成了别人爪子下的老鼠。隼营已经一战而败,丢尽了脸面。而拥有近百辆电子机甲的你们,也任由敌人一次次的入侵,干扰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大野隼人睁开眼睛,很诚恳地对参谋道:“博贝特亲王,就在我们的身后,马吉已经完蛋了,他是前车之鉴,下一个会不会是我?”

    参谋汗如雨下,解释道:“将军,对方是个高手,他对我们的电子系统非常熟悉,这六次攻击都是利用了我们的漏洞。我们的基座式干扰塔在袭击中损坏,现在正在抢修,如果抢修好,我保证对方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!我们的电子风暴,将压制这里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大野隼人走到参谋的面前,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,和颜悦色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确定!”参谋咬牙低下了头,决然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已经晚了。”大野隼人淡淡地一挥手,示意卫兵将脸色灰败地参谋拖下去……刚刚收到消息,查克纳的主力,已经向温泉镇发动了攻击。也就是说,自己面前的415阵地,不过是一个空壳。

    远处,传来了机甲引擎的轰鸣声和剧烈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大野隼人知道,那是194装甲师来了。他静静地看着西北方向,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,远在上万公里之外的博贝特亲王的处分命令,会在什么时候到来。自己已经耽误了太多时间,从这里到温泉镇,剩下的几个小时,就是自己最后的救赎。

    两个师,只要能够在查克纳人突破温泉镇之前赶到,一切还有挽回的余地!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“上,上!”

    满身尘土的军官们,不停地催促着。

    一队队查克纳士兵,从山林的各个地方狂奔而出,在枪林弹雨中,在一道道冲天而起的爆炸翻卷的蘑菇云中,在如同暴雨般打落的泥土中,飞快地向着杀声震天的前线冲去。

    悬挂的聚变手雷,敲打着歪斜的战术背心,作战服上,尽是烟熏火燎的痕迹。一个士兵在奔跑中跌倒,旋即就被身旁的同伴拉起来,踉踉跄跄继续向前跑。人群中,不时有人被流弹击中倒下,剧烈地爆炸此起彼伏,掀起一蓬蓬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队伍两翼的士兵,已经打开了手中自动能量步枪的保险,拿着便携式导弹发射器和能量炮的高大突击手,也把武器架在了肩膀上。随着那破烂的隔离网,那纵横交错,满是残骸和尸体的战壕的接近,他们开始向两翼扩展开火。枪炮声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庞大的墨绿色人流,从四面八方汇集到一起。冲向一个缺口。

    战士们喘着粗气,胸膛剧烈地起伏着,竭力奔跑。

    他们顺着前面工程机甲铺在战壕上的钢板向前涌动,密密麻麻的靴子,踩得钢板一阵颤抖弯曲。还有士兵因为挤不上去,只能蜂拥跳下战壕,又拼命爬上去。

    前方,是拼命向前的装甲团,后方,是成千上万紧紧跟随的步兵。整个队伍,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矛尖,前面死命地捅,后面就死命地向两翼扩散巩固。每一条壕沟,每一个堡垒,都是惨烈的攻防。从天上往下看去,密密麻麻到处都是往来纵横的枪炮光链,都是扭打厮杀,都是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到这个时候,什么战术,什么计划都已经被抛到了脑后,只有向前,向前。最前方突击的机甲团,几乎是一寸寸地在向前挺进。四周疯狂反扑的杰彭机甲,被他们和他们身后的步兵,用身躯,用炮火,用捆扎在身体上的聚变手雷拼命推开。

    杰彭的防御,就在镇口以东,冲过去,进了镇子,就能散开,就能向镇后的丘陵农田突围。再过去,就是钻进去连神仙都找不到的北部山区!

    生死存亡,就在这呼吸之间!

    “怎么样?!”指挥机甲里,李存信已经没了先前的镇定自若。饶是他身经百战,这一次也是他人生中最危险的战役之一。

    前有围堵,后有追击。装甲力量只有对方的二分之一乃至三分之一。更要命的是,整个沧浪星都在对方的控制之下。之前的山区阻截,部队主力还有足够的空间游走,有足够的险要节节抵抗。对方抓不到部队的踪迹。可现在,整个主力都暴露在这里,集中力量孤注一掷。

    这时候,已经不是捉迷藏了,而是生死时速。

    时间对查克纳军来说,太过宝贵。按照计算,三个小时之内,杰彭就能调动他们的运输舰,向这个地区空投下一两个装甲营。四个小时之内,后方追击的杰彭军,就能衔尾而至。如果部队不能一鼓作气冲出去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打不开。”裴立同的声音已经变得无比的嘶哑,他形容憔悴,嘴唇干得起了一片片的硬壳,目光幽幽地如同黑夜中的亮点烛火,盯着天网战报一动也不动,“一团在5号区域被卡住了,冲了三次都冲不过去,两翼的稳固阵地被压缩了百分之二十,电子优势也已经到了临界点,随时可能崩溃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冲第四次?!”李存信如同困兽一般来回乱转。

    “正在冲!”一旁的巴尔默咬紧了牙关,沉声道:“已经有两个连突进去了。杰彭人在那段防线修了不少交错火力点,火力封锁十分厉害。战士们是拿命在一点点的啃。如果这次冲不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巴尔默没有再说下去。那恐怖的结果,让他的心一阵绞痛。

    李存信直直地盯着战报,实时模拟态势图上,一个红色的箭头,在反复地冲击着蓝色防线。而在红色箭头后面,一个个原本保持着一点距离的番号,已经渐渐地堆积到了一起。就在这条通道两侧,无数蓝色攻击箭头,还在拼命向中间挤压。

    指挥机甲里,沉闷而燥热。极度紧张的气氛,让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绷得紧紧的。天网屏幕上,那一条不断涌动的红色箭头,扯动着所有人的心。

    天空中,忽然传来一阵轰鸣。

    嗖……一架杰彭战机呼啸而过,紧接着,是第二架,第三架。

    整整一个中队的十架战机,低空掠过,向奔跑中的查克纳士兵人群中发射导弹和能量炮。在被地面的防空导弹击落两架后,这些战机翻滚着飞向远方,随即又折转回来,分成两队,向通道的两翼发动密集攻击。

    一名天网前的参谋,转过了头来。

    李存信闭上了眼睛,裴立同死死地看着自己攥紧的拳头,巴尔默,则咬着牙,低着头。他们没有听见参谋那颤抖的声音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,第四次攻击,已经失败了。拼死冲击的部队,没能撕开杰彭人疯狂汇集的防线。冲在最前面的两个连,全体阵亡,无一生还。

    天空中,释放了所有导弹的战机还在俯冲施虐。

    整个世界,在这一刻变成了黑白色。白光,黑烟,在爆炸和能量机关炮光链中倒下的士兵……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能量弹擦着劳恩的机甲,在地上掀起一个大洞。剧烈的爆炸冲击波,如同在机甲身上猛地掀了一把。能量护罩从淡红色,变成了深红色。

    “团长!”

    两辆机甲一左一右地护住了劳恩,他们一边向四周的杰彭机甲开火,一边急问道:“怎么办?!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冲!”劳恩用力地稳定住机甲,红着眼睛道:“今天我们就拼死在这里了!”

    “轰!”一发导弹在空中拉出一道蜿蜒的尾光,射在一辆查克纳机甲身上。早已经失去了能量护罩的机甲顿时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劳恩透过铺天盖地的泥土向四周看去,数不清的杰彭机甲,自两翼阵地疯狂地向这里涌来,而自己麾下的战士,正在拼命厮杀。

    他们和敌人互相射击,在机甲壕沟中,在硝烟中搏斗。

    一个团,到现在就只剩下了一半。后面的步兵,也冲了上来,他们用**,和杰彭机甲作战。便携式导弹没了,就用便携式能量炮。能量炮打完了,就用枪集中射击敌人机甲的腿部关节。更不时有人抱着捆扎的聚变手雷往前冲。

    “跟我上!”

    红了眼睛的劳恩猛地一拉艹控杆,一马当先地冲入敌阵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数以百计的查克纳机甲不顾两翼凶猛的炮火,拼死跟随。

    “杀!杀!”劳恩一拳击毁了一辆杰彭富山的座舱,随即如同饿虎一般猛扑而上,不要命地和另一辆杰彭机甲扭打在一起。

    机甲拳头击打在外挂装甲上的声音,就像是最悲凉最绝望的呼号。

    是的,已经没有希望了。蜂拥到这一地段的杰彭机甲越来越多。这是他们防线的最后一段,他们拼了命地要守住这里。

    杀!将这辆杰彭机甲砸成废铁之后,劳恩疯狂地冲向了下一辆机甲。浑然不顾他的机甲已经伤痕累累。杀一个够本,杀两个是赚的,比起身后的步兵兄弟来,老子已经赚大了,赚多了!

    冲锋的队伍,被死死地挡住。

    绞杀的战场,连一点扩展都不可能。拼命杀敌的查克纳机士发了疯一般的往上冲,可是,总有更多的杰彭机甲涌上来,将他们死死挡住。

    劳恩的机甲,一个踉跄,半跪在地。机甲左腿的外接传动杆,已经断掉了,现在,这辆机甲只有基本的行动能力。

    劳恩抬起头,看着四周搏杀的战士,泪水情不自禁地涌上了眼眶。

    冲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站起来,冲,冲!”

    朦胧中,一道白光从他眼前闪过,两辆杰彭机甲,瞬间化作了爆裂的火球。紧接着,他隐约听到一个滚滚的声音,在耳畔响起。

    劳恩只一怔,那声音就已经远去了。再仔细的倾听时,他听到了另一个声音,一个更加雄浑,更加滚滚如雷的声音!那是欢呼声。是无数查克纳战士的欢呼声!

    又是几道白光,在眼前风驰电掣而过。他们冲进了杰彭机甲群,如同一道道白色的刀光!碎裂,爆炸!面前的杰彭机甲,在这些白光面前,接连倒下。

    还没等劳恩回过神来,一辆查克纳机甲越过他,冲到了前面,随即,又是一辆,再一辆……

    “团长,走啊!我们走!”

    在部下发狂一般的叫声中,劳恩看见一辆辆白色机甲,在杰彭机甲群中狂飙突进,一辆辆查克纳机甲,如同潮水般从自己身旁涌过,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“杀!!!”蜂拥而过的查克纳步兵,淹没了劳恩的视线。震天的喊杀声中,他看见,杰彭厚厚的防线在紊乱,在崩溃。

    “上帝!”

    一股血猛地冲上了头顶,劳恩一拉艹控杆,机甲猛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眼前,铺天盖地的查克纳士兵洪流,随着那一个白色的箭头,一直向西,向西!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“听……”

    寂静的指挥机甲中,一名参谋忽然侧起耳朵。

    裴立同抬起了头来,巴尔默皱着眉头凝神细听,李存信则猛地一下冲出了机甲。

    “动了!动了!”

    一名参谋猛地指着天网屏幕上的红色箭头,发狂般地大吼大叫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,那红色的箭头缓慢,却无比坚定地向着敌人的防线突破,不停地突破,速度越来越快,最终,变成了一股汹涌的洪流!

    所有人都冲出了指挥机甲。

    潮水般的查克纳战士,在向西面涌动。喊杀声,欢呼声,遮蔽了炮声,爆炸声。响彻在这山林,这城镇,这云天,这苍穹!……小声地求点票票。月票推荐票都要。

    另,居然搞错了卷名,现在才发现。哈哈,这么多人都没发现。不怪我,怪自动填写……

    (未完待续)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